Alas.

努力当神棍

兴趣广泛

嘴炮骚话一堆

文笔极差

取关随意

心理异常AU脑洞

正副队/后勤组/机枪组/狙击组/罗星的凝视

心理咨询师考试复习到变态的产物

年纪大了吃不了刀

全员吐便当

结局一定HE

你们说到底是先写哪一篇呢?

被害妄想

被害妄想(Delusion of persecution):被害妄想的患者坚信周围某人或某些团伙对他进行某些伤害性活动,受妄想的支配可有拒食、控告、逃跑或伤人、自伤等行为。

罗星的凝视

罗星的腰奇迹般的好了,虽然回不到实战一线,做个狙击训练营的教官已是心满意足,但在经历了白菜被拱、队花被采、副队开窍等一系列精神冲击之后,他觉得自己又不好了,似乎整个世界,包括小侄女养的那两只仓鼠,都在一起吧唧嘴吃着瓜子向他秀恩爱。

病理性象征性思维

病理性象征性思维(symbolic thinking):患者主动地以一些普通的概念、词句或动作来表示某些特殊的、不经患者解释别人无法理解的含意。

正副队

    每次使用军事望远镜的时候,杨锐就有种透过徐宏的双眼看世界的感觉

疑病妄想

疑病妄想(Hypochondriacally delusion):患者毫无根据地坚信自己患了某种严重躯体疾病或不治之症,因而到处求医,即使通过一系列详细检查和多次反复医学验证都不能纠正其歪曲的信念。严重的疑病妄想,患者会认为“内脏已经腐烂了”“本人已不存在,只剩下一个躯体空壳了”,又称虚无妄想。

后勤组

    陆琛在伊维亚撤侨之后,坚信自己的左手断了,大臂的肱骨只剩下一半,破碎的骨骼碎片散落在错乱的肌肉纤维附近,往此以下的所有,包括那只军医引以为豪的,拿得起手术刀,扣得了扳机的左手。

错构

错构(Paramecia):一种记忆的错误,对过去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在发生的时间、地点、情节上出现错误的回忆,并坚信不疑。

机枪组

    佟莉关于这次撤侨行动的记忆出现了错误,她似乎忘记了在此期间与张天德之间的每一个互动。

“你为什么老爱吃糖呀?”

注意狭窄

注意狭隘(Narrowing of attention):患者的注意范围显著缩小,主动注意减弱,当注意集中于某一事物时,不能再注意与之有关的其他事物,见于有意识障碍时,也可见于激情状态、专注状态和智能障碍患者。

狙击组

    只要李懂出现在视野范围内,顾顺便无法再注意与之有关的其他事物。得亏这个毛病只出现在放松(吃饭睡觉讲骚话)的场合,不然顾顺早就被杨队踢出一队了。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