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

努力当神棍

兴趣广泛

嘴炮骚话一堆

文笔极差

取关随意

【全员向】超能力就要这样用

【全员向】超能力就要这样用  (1-2)

真·垃圾超能力AU

全员吐便当

主CP:正副队/后勤组/顺懂/机枪组/罗星和狙击枪

1-2中只含有罗星和顺懂

简介:“全民超能力时代,人人都是超级英雄”

                  才怪呢。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垃圾的时代。

我们生活在“垃圾超能力时代”。

1.

罗星高中入学体检的时候才知道了自己的超能力。

在这个走在路上随便抓个人过来,基本上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能抓到个超能力者的时代,这算是很罕见的情况了。大部分的孩子一过了国家规定的最低检测年龄就会被中二心态爆炸的各路长辈送去特殊能力检验局,用检验局的魔幻现实主义超能力检测电脑——天梯进行共产主义免费体检,一经检测立出结果,绝对无误童叟无欺。

不不不,你们想错了,这跟什么叉-战警、复C者联盟之类炫酷狂野的组织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年头现存的都是些类似于“路过斑马线必定能遇到绿灯”这样没啥大用的玩意儿,点儿背的还有可能掉落诸如“一辈子吃葡萄不吐葡萄皮”这样难以言喻的天赐。

这是超能力吗?确定不是什么暗黑法师或是邪恶女巫的诅咒吗?

罗星的爹妈都奉行自然主义,坚持认为拥有超能力的人生太过沉重,尤其是在这种能力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既然没有外显出来什么,生活上也没出现过啥麻烦,那就干脆不管不顾的好。毕竟现在连军队的《关于限制非超能力者入伍规定》废止都快要到一百年纪念日了,超能力有或者没有都一样。

但他们忘记了一点,世界上还存在着“同等条件优先录取”这样的鬼畜规定,这还真不是种歧视,你想,如果是一个拥有“炒菜时随手抓盐绝不太咸”这样的学生,我旧西边厨师烹饪学校是不是给奖学金都要把他留下。因为这样,高中入学的体检项目中增加上了“超能力检测”,凭此记入档案,为各位同学选择日后的工作方向提供一个参考,也方便高校招生时为专业特长生小开绿灯。

在自然主义父母的长期思想灌输下,罗星压根没像其他小朋友那样幻想过自己会拥有什么样的超能力,所以当他拿到那张写着自己“超能力检测”结果的A4纸时,其他的体质数据看都没看,直接被一行字给唬住了。

“绝对不会在拿枪时被打断脊柱神经”

所以说,以后为了防止我的脊柱神经莫名其妙的被打断,我必须要去搞来一把枪然后天天拿着是吗。

私人持枪是违法的,三年起步,十年以下。

罗星觉得自己的这种超能力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垃圾能力了。

站在一旁的体检医生看着他的检测结果,居然欣喜地跟他说:“这位同学,你以后想报军校吗?这样的能力可以优先录取哟。”

结果他就这么入了坑。毕竟作为一个拥有上军校可以优先录取的超能力的人,先别管是什么能力,光是说出来就蛮厉害的。

当然,这时候才十六岁的罗星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心中的这个垃圾超能力最后居然会被派上用场。

2.

顾顺就不一样了。

他是实打实靠着百分之一百的成绩和实力进入军校的,也因为这一点,每次和罗星进行嘴炮大战的时候,“你这个走后门靠关系上位的军队污点”成了他反撕罗星的必杀技。

罗星冤枉啊。

在部队里除了上级会手拿下属的超能力资料外,同级之间如果是隐性超能力的话,只要彼此不提,基本上很难知道。顾顺刚来替罗星位子的时候蛟龙一队内部曾经偷偷的开过小范围的讨论会,没错,就是关于这位天才狙击手的超能力的。

“会不会是千里眼啊,虽然这么厉害的能力貌似已经绝种了,但是毕竟是和罗星一样的顶尖狙击手,罗星上军校的时候听说还是特招生呢,搞不好他也是,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陆琛擦拭着自己的医疗箱展示着自己的发散性思维。

“不可能吧,现在能徒手摩擦出个可以煎荷包蛋的火焰都挺厉害的了,那还能有千里眼啊,太玄幻了,要真是,顾顺早就被抓去哪个地方当宝贝供着了,怎么还能派他上战场。”石头数糖也不忘唠嗑。

“也有可能是调转子弹方向的能力呀,发现自己射偏了就调一次这样的。”庄羽觉得自己真棒。

“得了吧,这么多年你们连罗星的超能力是什么都没问出来,还想猜顾顺的,搞不好人家根本就不是什么特招生,就是自个儿考进来的,为了保持自己的神秘感才没说。”佟莉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接近于真相。

李懂坐在一边圆溜着一双小鹿眼睛,嘴笑成了V字形。

当然他也还不知道顾顺的超能力是什么,虽然顾顺不久前才告诉过他,但直觉告诉李懂,那只是个对方拿来掩饰的幌子,但是估计真正答案也八九不离十。

狙察组很考验协作力,赶马上任的顾顺必须尽快和自己的观察员培养一下默契,所以这几天里两人基本都呆在一起,进行的训练也是完全同步的,连空降训练的时候都要同时滑下绳索。毕竟是海军特种部队嘛,蛟龙的训练项目是相当严苛。那天临时增加了一个空中悬挂的狙击训练,对于狙察双方的平衡性和心理状态有着很大的挑战。

李懂不怕高,甚至有一丝喜欢。但当他双脚离地还不到一米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不对劲,不是自己,而是与自己后背贴前胸的顾顺。他侧过脸去瞄了几眼身后的狙击手:镇定自若眼神敏锐一点毛病都没有,但是这家伙的心脏怎么跳得那么快,都没办法保持同步了。

在此之前一直活在罗星大嗓门里的顾顺,被罗星描绘成一个“很强也很努力的嚣张狗子”,等等,努力?很努力??李懂在回忆中抓出了这两个字眼,他知道顾顺并非很多人说的那样是军校特招生,因此努力这个词在李懂关于顾顺的词典里被解释成为“虽然没有这方面的超能力但还是靠着自己的坚持成为卓越的狙击手”,但今天,在顾顺全程不正常的心跳下,李懂对努力二字又有了不一样的解释:“顾顺有轻微的心脏病,容易心跳过快,很难进入军队更别说是特种部队。”他心头一颤,因为自己充满文艺气息的惊天脑洞开始默默敬佩起身后的人来。

训练结束后,顾顺蹲在墙边十分“冷静”地嚼着口香糖,右脚一上一下地抖着,身体也随着下肢的颤动有节奏的晃动,这是预先设计好的动作,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掩饰。从表面上看,我们的顾大狙击手正如李小观察员所观察出来的一样,可谓是泰山崩于前色不变,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稳得不行,但事实上,这就是他的超能力。

顾顺本质上确实是个镇定自若的人,遇事越慌越紧急他就越稳越镇定,抛开其拽了吧唧的那一面,他还可谓是战场上的好战友生活里的好帮手。

但是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他会在麋鹿从边上跳出来的时候疯狂眨眼。

顾顺恐高,而他的超能力正好完美的弥补了作为他心理素质上的缺点,从表面上。

无论是从神色、呼吸还是肢体动作,都无法找到悬挂在高空的顾顺瑟瑟发抖的依据,一旦拿起狙击枪的他就冷静沉稳到无懈可击,自然也没有人能想到,在空中的他有多想用双腿夹住自己的小观察员,死死抱住对方的肩膀然后声嘶力竭地呼唤母亲。

“就算有恐高症但是发作的时候也没人能看出来”

说白了就是看起来稳如老狗其实慌得一批。

万万没想到,李懂竟然用心脏感受到了他内心的剧烈波动,虽然得出来的结论有点儿跑偏。

“顾顺,你没事吧,需要去休息一下吗?”观察员背光站在狙击手的身前,眼里的晶亮没有被倒影掩盖丝毫。“如果你不舒服的话,嗯……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此时一脸懵逼的顾顺脑海中同时划出三个想法。

他知道我恐高了?

他怎么这么关心我??

他的眼睛这么好看的???

“我没事。”顾顺用橙黄色的护目镜挡住了内心的回旋。

“我们现在是战友,顾顺,没过几天就要一起啊上战场了,你不需要也不能这样藏着掖着,如果因为彼此之间的不了解出了什么问题或意外,我们谁都承担不起这个后果。”李懂无意识地噘着嘴,明明是在严肃地发言,在顾顺突然戴上的滤镜里看起来却有一丝娇嗔的意味,感觉就像是上学时有一个坐在后桌,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去欺负他的小同学。

用娇嗔来形容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刚认识几天的战友,罪过罪过。

顾顺撇了撇嘴,嚼个不停的嘴停了下来:“别担心,这是我的超能力。”

哪有人的超能力是心跳加速啊,骗子。

等到一年后,狙击手正式抱得观察员归,每回进行完空中训练,顾顺都要无理取闹撒泼打滚一回,对着李懂各种求安慰求心灵爱抚的时候,李懂才逐渐动用脑力抽丝剥茧的猜出了真正的答案。

这家伙,刚才挂着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下来人就疯了呢。

再说到后来两个人只要一吵架,李懂偶尔白切黑一次,以“你和星哥那么多年的兄弟他居然都不知道你的超能力是什么我要告诉他”为由进行威胁,简直战无不胜。

评论(13)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