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

努力当神棍

兴趣广泛

嘴炮骚话一堆

文笔极差

取关随意

【全员向】超能力就要这样用 (3)

【全员向】超能力就要这样用

真·垃圾超能力AU(3)
全员吐便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二更

肝的膝盖都疼了,希望大家为马上就要为红海行动壮烈牺牲的我的膝盖交社保

主CP:正副队/后勤组/狙击组/机枪组/罗星和狙击枪

(3)主要为后勤组,非常少的一丢丢正副队和非常少的一丢丢顺懂,

简介:“全民超能力时代,人人都是超级英雄”

                  才怪呢。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垃圾的时代。

我们生活在“垃圾超能力时代”。

3.

陆琛从上幼儿园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个与众不同的小朋友。

三岁生日的那天,陆奶奶抛弃了还在医院轮班的陆爸陆妈,拖着陆爷爷抓着全家七大姑八大姨众星拱月的抱着小琛琛一大早就来到特殊能力检验局排队,也不知道是不是老人家望孙成龙的心思堵住了天梯的检测结果出口,这台超级电脑似乎是遇到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巨大难题,仿佛计算的对象不是面前这个被长辈们吵得一脸迷茫的幼稚园新生,而是遥远星球的外星生物。

“不可能啊,天梯从来没出过这样的问题。”检测医生用学者式扶眼镜法撑了撑下滑的镜框说:“投入使用以来,天梯最慢也会在三分钟内得出结果,现在都快十分钟了,怎么回事?”

可以用“扎”为单位统计的亲戚们两两成对面面相觑,工作人员纷纷冷汗直冒。

“哎呀,我们琛宝肯定是有个很厉害的能力。”陆奶奶激动地刮了刮琛琛还没长开的小圆鼻头,小陆琛皱了皱眉头,继续盯着那个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巨型机器愣神。

“您好,这是您的检测结果,麻烦尽快从出单口取出,谢谢。”在时间正好来到第十二分钟的时候陆琛的超能力检测结果终于出炉,陆奶奶颠了颠怀里的孙子,激动地拿过检测单,亲戚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上来,等待一个充满鸡血的结论。

“可以不经培训掌握一项意料之外的神秘技能”

很明显,陆家的亲戚中有一个人的超能力应该是“不需要表达疑惑别人也能知道你很疑惑”,不然空中这么多五颜六色的大问号是从哪里来的呢。

“医生啊,这个检测结果,和没检测,不是没差吗?”陆奶奶慢慢停下了晃孙子的手,小陆琛抬起头看着形状各异颜色不同的大问号,口水随着抬头的动作流了下来,垂到下巴。

医生又推了一下眼睛:“不,老夫人,这个差别还是很大的,请注意这句话的限定词,首先是要不经培训,您的孙子可以不需要学习就可以掌握一种能力,其次需要注意的就是意料之外这一点,也就是说这种能力是您从来没有考虑过的,排除法做一下,虽然不能确定具体的技能到底是什么,但是我们可以找出一个大概的范围。”

陆奶奶此时默默地将自己之前曾经幻想过的什么霹雳球、风火轮从脑子里偷偷的划掉了。

对于陆琛来讲唯一的好处就是高考志愿时因为这个不清不楚的超能力,基本上所有学校都为他开了小绿灯,毕竟是随机掉落的神秘能力嘛,鬼知道是可以用来修大坝还是种小米呢。

医学世家出身的陆琛上了军医大学(海军下属的是第二军医大学,在上海),在去学校报道的飞机上,他看着窗外被阳光灼出白耀的云层,一种大胆的想法飘到了脑海中。

“难道我的技能就是百分百找血管扎针不失手?”

不,应该不是,既然是意料之外,那么一切跑进脑海里的想法都可以统统被丢进不可能的垃圾箱里了。

在大学四年期间,陆琛无数次幻想过自己随机掉落的技能。

“天呐,释迦摩尼啊,求求你了,让我用意念就能背完整本组胚吧”

“地呀,如来佛祖啊,求求你了,让我用玄学就能学会整叠病理吧”

“妈耶,随便什么神啊,求求你们了,让我用信仰之力理解整打药剂吧。”

没有人能理解医学生的伤悲。

结果直到毕业,也没有哪一个东西是他可以无师自通的,陆琛都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可以得到的技能是对佛学的理解力了。

现在他已经呆在蛟龙一队好长一段时间了,同一宿舍的通讯兵庄羽是个不呆不木的可爱系技术宅,休息时间呆在寝室和陆琛闲聊的同时也不忘坐在床头摆弄自己的小装备。

“Che 试,Che 试。”除了卷舌音发不清楚以外,可以说是个相当优秀的新兵,毕竟军队对普通话等级也没什么要求。

“是测试,C、E 测。”陆琛歪着嘴,拿着对方可爱的发音小习惯打趣。

“Che。”庄羽抬起头来一脸严肃的重复着读音,错误的那种。

陆琛被对方一脸严肃的小表情给逗乐了:“哈哈哈,庄羽,你一个通讯兵,怎么连天天念的话都能讲错。”

就见对方小小的撇了撇嘴,小声的低估了一句:“这是我的超能力。”

听到这句回答的陆琛真希望自己可以继承那个远方亲戚自动释放满屏彩色问号的技能,以此表达自己内心的懵逼与迷茫。“这算什么超能力啊?”

“跟你说了也不明白。”说完,通讯兵就低下头继续捣鼓手中的仪器。

凉了,把天聊死,我这张注孤生的欠嘴呀。就在陆琛心里疯狂挣扎想着怎么圆回话题的时候,庄羽盯着几根按错位置的线路,开了口:“那你的超能力是什么?”

“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

“怎么会,最晚高中体检的时候也会知道吧,没有体检单也不能入伍呀。”

“唉,不是,我的超能力是随机掉落一项意料之外的神秘技能,可这项技能也太神秘了,神秘到现在还不现出原形,我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既然还没有出现,应该是种根本用不上的技能吧。”

庄羽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线:“搞不好是读什么发音都准呢。”

“什么玩意儿啊,这样我俩刚好不就一对了吗。”陆琛伸手拍了通讯兵,压下了对方的脑袋,试图掩饰自己笑意下眼中的波光流转。

分界线注意,关于陆琛的超能力有两种结果
时间到了伊维亚撤侨行动。

“徐宏,负责队伍修整。”杨锐的小眼睛和徐宏的大眼一对上,多年的默契让徐宏知道杨锐是要他去抚慰一下庄羽。“佟莉石头负责警卫,“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杨锐顿了顿,目光移动,想起了些什么“哦对了,陆琛,去修一下那辆狐式装甲。全体解散!”

一切命令听指挥的医疗兵二话不说,除了去扛修理箱的时候拍了拍正在和副队谈心的庄羽的脑袋以外,二话不说就站到那辆半坏不好的狐式装甲车前,双手就像在灵巧的挥舞手术刀一样从修理箱里拎出了几件陌生的器具,如同在切割人体的肌理,划过骨骼的间隙一样,精准又专业的开始对这辆车进行里里外外的缮补。

“唉,终于完事儿了”陆琛用沾满灰土的袖子擦了擦额角的汗,满意的看着眼前自己的成果。

等等,我什么时候会修车了?我根本就不会修车啊??

陆琛活了快三十年,终于在异国他乡的沙漠里知道了自己的神秘技能是不用上技校就能学会修车,是的,狐式装甲也包括在内。

或许以后可以试试坦克?

我们可爱又迷人的分界线来了
————————————————————————————————

陆琛第一个跨进了贝拉家小院。

他保持着备战状态,紧握着手中的武器,警觉地扫视着周边一切有可能藏匿敌人的角落。,顺着脑中计算出的炸弹轨迹,寻找着刚才庄羽可能停留过的战斗地点。小院外尸体的死因多为炸伤和枪击,庄羽在后方保护通讯设备,并没有配备手榴弹,想必是被围攻后躲在墙柱后扫射,然后反手将还未引爆的敌方手榴弹给丢了回去的结果。

刚才小队成员集合以后,无论如何发送消息都得不到庄羽的回信,一向以冷静自恃的军医早已经慌了手脚。在跨过门槛的那一刻,陆琛感觉自己已经丧失了一半的语言能力:墙柱边上停着一张只有五分之一的、血淋淋的手,一点手掌连接着两根手指。

反丢手榴弹有很大的几率会炸伤手部,甚至是整个臂膀。直觉告诉军医,这两根手指属于那个老喜欢带着浅笑低头捣鼓各种各样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小机器的通讯兵。

没有一点时间容得陆琛拖延,他毫不犹豫地弯身飞快捡起地上那块血肉,转身进入屋内,那间庄羽可能在的房间。

然后他失去了所有的语言能力,什么卷舌翘舌平仄儿话,都被恐惧的吸尘器一一抽走。手指间的血糊在了他的手套上,而两根手指的主人正趴在羊群边、草堆间,剩下一只完好的手放在反干扰装置上,象征着保持通讯的绿光正在那个已经丧失生命力的躯体下坚强的闪烁着。

陆琛跪在了草堆上、庄羽的身边,那双无论遇到怎样紧急的手术都稳得能穿针的妙手,抖得连通讯兵被炸飞的两根手指都拿不住。他没有哭,只颤动着双手将面朝地下的庄羽翻了个个儿,把对方缺少了两根手指的那只手平放在地面,陆琛只觉自己一生的固执都被用在了这一刻,他想要把这五分之一的手安回通讯兵的身体,把对方完完整整的,带回家。

断裂的躯体间破碎丢失了不少肉块和骨骼,回不去,怎么都安不回去。陆琛第一次紧紧抓住对方的手,却是在一片断壁残垣与血肉模糊间。

他连句脏话也骂不出来,喉咙已经被悲伤和绝望死死堵住,似乎在此以后所有的俏皮话与调侃语连带着他生命中的一部分都将被永久封印,再无生处。

顾顺想上前拉开已经无法保持理智的战友,被李懂死死拉住,他从来没想过这个比自己小了快一圈的的观察员有这么大的力气。他回头一眼,从李懂的眼睛里窥见了试图掩抑的悲伤,“等一下,等一下再过去。”顾顺瞬间接收到了对方传达的讯息。

我们是蛟龙,是军中精英,也是祖国在和平年代里身先士卒洒尽热血的军人,受过无数的训练,身体上的锤炼、心理上的打磨让我们似乎百毒不侵,唯有冰冷的武器才能将我们的肉体摧毁在无人知晓远离故土的战地。战友的牺牲、朋友的殉难、爱人的离去,无论是遇到何种情况都必须心若顽石,任务第一。

请求时间可以为这一刻短暂停竭,让痛苦悄然弥漫在一个瞬间,然后我们会擦干血泪,走向新的战场。

“啊......啊......”陆琛的口中传来干干巴巴断断续续的低吼,涨红的眼球却始终没能分泌出一滴饱含绝望的液体。

两根断指,被安回了原位。

陆琛到了二十八岁才确切知道了自己超能力的确切名称,随机掉落意料之外的神秘技能在它彻底显现以后也有了一个具体的名字。

第二次站在天梯面前,时间跨越了二十五个年头,陪伴自己前来检测的人从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浩浩荡荡的一大群减少到只剩下一个。

这回天梯不到一分钟就得出了结果。

“玄学之手·大治愈术·终极修复秘法·无限妙手回春复生掌 PS.经过计算此超能力一生只能使用一次”

“哈哈哈,你的超能力怎么名字这么长,居然还带备注的。”身边完好无损的通讯员笑得荡开了军医心头的淤痕。

总算知道答案了,要是奶奶在天有灵,看到这个中二爆棚的神秘力量估计会激动得把爷爷举起来。一生只能用一次的话,自己现在应该算是一个无能力者了吧。

可那又怎样呢?

陆琛歪了歪头,看向身边兴高采烈地庄羽。

我所有的超能力就在这里了呀。



















评论(18)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