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

努力当神棍

兴趣广泛

嘴炮骚话一堆

文笔极差

取关随意

【咕咚】汁汁复汁汁

【咕咚】汁汁复汁汁 (一发完)

演员梗 : 饰演罗星的演员王彦霖在上某综艺时雄霸一方的代号叫汁汁

私设  罗星受伤当教官

花式扎星系列

大家下个月再见,希望我考试全过。

1.

罗星有个小名,这件事全蛟龙只有顾顺知道。

从小一起搁军区大院里提溜大,这份兄弟情可不是白培养起来的。

    尽管罗星手里握着大把顾顺的黑历史,其厚度简直可以被集合撰写成为一本《蛟龙王牌狙击手的成长历程 : 一把鹅毛的童年》出来。可截止目前,顾顺当年穿着开裆裤也要和狗搏斗与鹅打架的故事还未在临沂号上传唱,其主要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顾顺那儿还存着足以反将罗星一军的致命武器,致胜说不上,这种陈年黑料的相互记忆就像是两个国家竞赛研制核武器一样,你给我来一发,我也给你来一炮,大不了同归于尽,谁也别想见着明天的太阳。

    对于这件事情罗星是很绝望的,作为一个从小就被各路叔叔阿姨大爷大妈们一致评价为"成熟稳重"的好孩子,哪里会和隔壁顾叔叔家那个能一手捂裆一手掐鹅唯恐天下不乱的顺子一样呢。

  

    事实上他的黑历史也是很少的,少到只有一个。但光凭这一个,就如同平地一声惊雷,晴天一个霹雳,足以将罗星多年以来在蛟龙一队构建的成熟稳重大兄弟形象轰然倒塌。相较之下,顾顺那些黑料要是说出来,不过是给他炫酷狂霸拽的样子泼点墨水,搞不好还能间接增添了顾大狙形象的丰富性和层次性,而罗星这个,就是绝地反差,人设崩塌,他都能想象到自己的小名被顾顺那死犊子给捅出去的时候,大家试图憋笑给自己留面子的场景,以及自己的光辉形象在小老弟李懂心中稀成汁水的样子。

2.

   也不是没有被惹毛了,打算鱼死网破的时候。

   "你再在我面前蹦哒来蹦哒去,信不信我把你以前拔狗尾巴草追陈司令家小美的事情告诉懂儿。"罗星当时大伤初愈,尚躺在病床上休养生息,无奈顾拽王抢了人家观察员不说,隔着网络花样炫耀都不满足,还要千里迢迢耗上一天难得的假期,跑到罗星的病床前蹬鼻子上眼。

"汁汁哥哥,你不仁可别怪我不义啊。"顾顺痞笑着的脸突然严肃起来。

发小真不愧是发小,一两句话一个眼神就能通过别人几方会谈都达不到的一致意见。

大家虽然各自出道,但追根溯源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别崩谁的人设。

几番博弈以后,罗星还是李懂他可靠稳重的星哥,顾顺还是李懂他炫酷潇洒狂霸拽的……主狙。

没错,顾顺还没上垒。

3.

罗星的小名叫汁汁。

有这么个乳名他还真怪不了爹妈,只能无比怨恨当时刚学会说话时的自己。

那时候的小罗星,才牙牙学语的孩子,词汇量没丰富到那个程度。无论是想要喝汤、喝奶、喝水,一切液体类的东西讲起来都不加区分,一律用"汁汁"来统称。

"麻麻我要喝汁汁。" (妈妈我要喝牛奶)

"粑粑我要喝汁汁。" (爸爸我要喝水水)

"耶耶我要喝汁汁。" (爷爷我要喝汤汤)

时间一长,此"汁汁"就变成了彼"汁汁"

等罗星长到六岁的时候,家里的情况已经变成了 :

"汁汁呀,要不要喝牛奶呀。"

"汁汁啊,要不要喝水水啊。"

"汁汁呐,要不要喝汤汤呐。"

向来听话的小罗星也就没有对这个小名有过什么挣扎,就这样的,军区大院里最稳重的好孩子,小朋友们的星星哥哥,在他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正式华丽转身变成了汁汁哥哥,到青春期往后,一声“汁哥”表达了大院皮娃队对于罗星所有的尊敬与爱戴。

可是顾顺偏不,除了在间歇性严肃时喊他罗星以外,持续性犯浑发作了,就通喊一声“汁汁”。

4.

像顾顺和罗星这种发小,在手机上留给彼此的备注很土味。

只不过顾顺知道罗星给自己的备注是顺子,而罗星不知道顾顺给自己的备注是汁汁。

连个“哥”都不带的,真不讲礼貌。

5.

难得一回队里让拿手机了,终于不用在休闲时间里靠着下象棋军棋五子棋来打发空闲。

顾顺的手机刚开机没一会儿就嗡嗡地响。

“哟,这不汁汁嘛,咋这么关心哥啊,就这么赶急着打电话给我啊。”

“去你丫的,上回阿姨让你休假的时候回家,你死哪去了你。”

“我妈都没来兴师问罪,你上赶子干啥呢。”

“你妈念叨不到你,跑我家来跟我妈念叨,我妈再来念叨我,从人生目标滔滔到婚配嫁娶,你说我上赶子干啥呢,干你啊 ! ”

“汁汁你怎么当上教官以后脾气这么炸呐,还干我,懂儿知道他星哥有事没事儿就肖想自己的发小吗,我这不是……这不是个人问题正在解决嘛,等自定义任务达到预期目标,我一下假就立刻回家,一回回一双啊。”

“得得得,别说了,就你现在对着懂儿的那副样子,还想立刻解决个人问题呢。我可记着,你们下周就轮休了,给我回来知道了吗,把兄弟一人撂这受双重精神攻击,太不仗义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汁汁最好了。”

6.

        李懂是个讲文明懂礼貌的好孩子,绝不会故意偷听别人打电话。这回是正好让他撞见了,前边儿的内容迷迷迷糊糊的,只蹭到从顾顺嘴里飘出来清晰的一句 : “我们芝芝最好了”。

        芝  芝  ?

        李懂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一个芳名叫做芝芝的梳着双马尾害羞带涩的小姑娘,她和顾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从小就娴静温柔,对着作天作地的顾顺也能站在一旁甜甜地笑。

       人家老家的青梅竹马打电话来嘘寒问暖,天经地义啊,可李懂莫名其妙觉着心头一酸。

      酸些什么呢,那家伙天天折腾来折腾去的不就是在瞎胡闹吗,自己也没怎么当过真。

      嗯,没怎么。

7.

    同样地,李懂也不是个矫情的人,大家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不好吗,何必成日为了莫名其妙的事情在心里和稀泥。

为了解决心里的膈应感,他还是决定离病原体远点。

   
这种事情难过一阵子就好了。

顾顺完全不知道,因为这几声“汁汁”,害得自己距离解决个人问题更远了一步。

8.

    徐宏的知心大眼雷达检测了一遍整个蛟龙一队。队长没事,佟莉石头没事,陆琛庄羽没事,顾顺李懂……,顾顺没事,李懂有事。

“最近感觉怎么样?”徐宏吧眨着眼睛,对着队里的老末进行爱心疏导。

    “主狙击手的训练进行顺利,体能稳步增进,就是实战技能还有待加强。”

    “很好,但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跟顾顺怎么了。”

“报告,我和顾顺在自主训练之余尚未间断交互训练,默契程度和配合程度在狙击小组考核标准中都达到全优。”

“李懂。”徐宏的声调往下沉了一沉。

“副队……”

“李懂。”徐宏直勾勾望着对面的小伙子。

“也没什么,就是……”李懂犹豫一阵后,就一股脑儿地把前因后果道给了徐宏。

上述信息在徐宏的大脑里一加工汇成了一句话。

“渣顾顺见异思迁,苦李懂为情所伤。”

9.

心理咨询有一项铁律,咨询师不能透露求助者的信息。

但没说不准透露渣男的信息。

就这样的,顾顺在老家有一个叫“芝芝”的青梅竹马却还在临沂号上招惹不愿透露姓名的无辜战士,这件事情算是传遍了舰上的八卦圈子。

等消息传到顾顺耳朵里的时候,已经快要扭曲到他那定了娃娃亲的青梅竹马已经怀了孕在老家苦苦等他成婚。

人言可畏人言可畏。

10.

李懂是一个众多美好品质的集合体。

世界第一最最喜欢李懂的顾顺也同样拥有许多优秀的特质,其中有一项,就是守信。

  
但是当谣言铺天盖地把自己越拍越实的时候,顾顺觉得自己和罗星之间牢不可破的誓言要被打破了,什么兄弟啊,你汁都快成我抛弃的发妻了。

兄弟的面子要紧还是个人问题要紧 ?

    被懂儿知道自己小时候拔狗尾巴草追小女生糟糕还是被懂儿误会自己是个玩弄感情的人渣糟糕?

汁,再见了汁。

这是顾顺这么久来第一次食言,绝不后悔。

11.

顾顺故意趁着蛟龙一队全体成员的谴责目光打了个电话,开了免提。

“喂,汁啊,哥我这次还是不回去了。”

“你大爷的就不能别再叫我汁汁了吗?不回去,怎么又不回去? 你不回去我也别想回去,平时嘴炮一个接一个弹无虚发的,到了实战个个哑火,别介啊,我还想躺家里沙发上瘫着呢,别拖累我啊你。”罗星的大嗓门炸开了众人谴责的眼神。

几句话下来,几位海上精英已经福至心灵,明白了个大概。

挂了电话,顾顺笑得一脸义正言辞。

“我和罗星是发小,你们不知道啊?”

“他就是芝芝?”徐宏刨根问底。

“是汁汁。”顾顺亮出了自己的手机备注。

他的余光扫见站在角落的李懂噗嗤一笑,想着真不愧是我的观察员,站那么远都能看见。

13.

好了,现在全舰都知道罗星的小名叫汁汁了。

罗星离开了临沂号,但临沂号上处处有他的传说。

14.

"那,我以后能叫你汁哥吗?"

         罗星坐在军区大院里,对着睁着一双小鹿眼睛笑得一脸天真的李懂无可奈何。

        心里想着自己这四年以来言传身教,保护得李懂还和刚入伍时一样,全没有老兵油子的混感,咋刚离了没多久,这么单纯一孩子就被顾顺那瘪犊子给带坏了呢?

一颗老鼠屎,坏我蛟龙队。

END

评论(55)

热度(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