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

努力当神棍

兴趣广泛

嘴炮骚话一堆

文笔极差

取关随意

【全员向】超能力就要这样用

【全员向】超能力就要这样用

真·垃圾超能力AU(4)

全员吐便当

本篇私设如山还OOC

主CP:正副队/后勤组/狙击组/机枪组/罗星和狙击枪

(4)主要是狙击组

4.

整个蛟龙一队里,只有李懂一个人拥有的是外显性超能力,即肉眼可见的。你们以为这样他就成了小队中第一个公开自己超能力的人了吗?不是的,就算看得见也没人猜得出来。

也不是没人问过,比如罗星。

他是在训练室里问的,一边做着引体向上,一边对着边上与自己进行同步训练的李懂抛出了这个疑惑。李懂绷直的肌肉随着发力的节奏上下起伏,呼吸均匀而平稳,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他紧皱了眉头再次向上拉伸,心情似乎没什么波动,只回了句:“星哥,你还问我呢,你的超能力是什么都还没说过。”

罗星一想到自己那个“只要拿着枪就不会打断脊柱神经”的垃圾超能力就立刻放弃了这个话题,尴笑几声想要圆掉这次没头没尾的对话,洪亮的嗓门惊动了变声正在进行日常solo的陆琛佟莉,在被队友们第无数次批评自己的笑声是万恶之源后,他彻底忘记了刚才的疑问。

李懂和罗星的关系就像是圆润润晶莹莹的小鸡蛋和它啄遍农场无敌手的老母鸡,与其说他们双方是把彼此放在一个平等的朋友位置上,还不如讲他俩将对方是当成了自己的内弟与兄长,罗星就像是李懂一个十分亲密年纪相近但是辈分却高了一级的长辈,李懂并没有刻意对他回避过自己的超能力是什么,只是当对方真正问起来的时候,回忆里的事情哽住了喉头。

长辈眼中的李懂人如其名的乖巧懂事,他父母离异得早,母亲没几年就嫁与他人,父亲也因为工作原因基本上是常年在外,尽管偶有亲戚帮衬上几回,但总体上来说,李懂可以算是自己把自己拉扯到大的。


在家人的关爱中长大的小朋友们撒娇哭闹几下就能得到想要的玩具,而小懂懂一直都是对着渴望的小玩意儿飘忽几下眼神,然后再回头对着好心的叔叔阿姨大爷大妈们说声:“不用了,谢谢。”他一直认为,把一个个小小的愿望积攒起来,终有一天可以积沙成塔,换来一个大大的礼物。李懂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起过儿时的这个小心思,以及一直到现在他还在默默积累着愿望额度,等待着有一天会有一份从天而降的大礼来到自己面前。

他小时候自然也没有什么“爸爸牵着左手妈妈拉着右手带着自己去超能力检测局”的经历,那时候还在上小学一年级的李懂,自己背着小书包,一个人坐着公交车,跨越了大半个市区来到检测局,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像周围的小伙伴们一样有着奇妙的超能力,而这种超能力或许可以让爸爸妈妈在某个周末带着自己,全家人一起去公园里踏青。

结果让他失望了。

世界上存在能变出好多好多糖果的超能力,也存在能让痛痛全都飞走的超能力,可为什么就不存在能让爸爸妈妈回家的超能力呢?

小懂懂真想知道。

他抿巴着自己初见丰润的小嘴,鼻尖酸出了淡淡的红迹,还没长出峰角的眉头委屈得向下耷拉,水光在小圆眼里旋转了几轮。小懂懂总归还是个坚强的孩子,水光没有积水成河,他只抽了抽鼻子,把写着结果的A4纸规规整整地折叠了两回,夹进了自己当天的日记里。

至于自己的超能力到底有什么用,才六岁的他还不明白。

评论(15)

热度(166)